主吃各种缺潮安利
缺潮不逆不拆

另吃贱虫,盾铁/冬

锤基,狼队,ec.....

等等

没事干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图,于是p了几张表情包😂😂

p1原图
p2——5表情包

【锤基】面具下的谎言

码个锤基短篇,我也不确定是什么走向,可能有些混乱。
Loki第一人称自叙,英文渣渣勿喷,梗源空间板墙

正文:

哪个象征着谎言?
是我的面具?
还是我的脸?

Thor从来都不了解我,他太笨了,居然会一次又一次的相信我。不管我骗了他多少次,他依然是那副愚蠢的样子,真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我哥哥。

“You lied to me.”
我不再继续假扮奥丁,显出了原型站在那里看着Thor那张带着愤怒的脸,“You lied to me. I thought you were dead.”

Oh,是啊。不得不说现在想起当时Thor抱着我的“尸体”时痛苦的样子,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真是有趣不是吗?

“You know who I am...

下载电视剧呢,然后就看到这个影讯
如果是真的还要拍第二部就真的很期待了,希望会比第一部更好!

地狱焰火【六】

很抱歉,因为手机坏掉了拿去修理的原因所以我只剩下一个老平板(可插卡的那种),虽然可以上网但是只有E网络(真悲催)。重新下载软件费了挺长时间的,这篇发的也就比较慢了
希望我的手机早日修好,我想要4G网啊QAQ

正文:

再次接到来自Mycroft的电话已经过去了48小时,在这期间Greg没有对寻找John的行动有一丝松懈。他也一直在等Mycroft的电话,几乎彻夜未眠:“有他的消息了?”

电话里Greg的声音略显沙哑,其中夹杂着些许期盼,Mycroft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Greg真相,这个问题让Mycroft思考了两天。

如果告诉他John的下落Greg很可能会带人去捉拿Sherlock,然后Holmes...

地狱焰火【五】

Sherlock这样的举动是John所未料到的,直到那冰凉地触感覆盖上自己的嘴唇,John才回过神来发现Sherlock亲了自己。

他居然亲了自己?自己居然被一个吸血鬼亲了!

忽然一瞬间John觉得大脑“翁”的一片空白,直到Sherlock对他说话John才发觉自己应该推开对方:“你做什么?”

此时John的神情又让Sherlock想到自己第一次亲吻他时的样子,那是少年的初吻,青涩中带着一丝甜味,仿佛未熟透的果实让人忍不住想再来一口。

John现在的情形,就和当年一模一样,从未变过。

究竟过了多久Sherlock自己也记不得了,但是这种感觉从没有改变,即便是过了上万年。

Sherlock看着脸上红一阵白一...

今天去影院看完了雷神3的电影,看锤基发糖我全过程激动无比,我爸.....请忽略他吧,他在睡觉什么都没看到(挥手)

除了锤基之外我甚至看到了其他一些cp的影子(滑稽)
比如科学组,班纳说Tony的内裤太紧了;邻居组,战马之后的再次同框啊......

嘿,其实我想问,Tony的内裤为什么会在飞船上?

地狱焰火【四】

啊.....请原谅我没有准备万圣节特辑,不过等正文完结之后会在番外里补上的,毕竟都已经想好写什么了。

其实我不擅长写虐,但是又很喜欢虐的,所以究竟会写成什么样,什么样的结局我自己也还不确定.....大概会写成开放式(?

我想我再也不会试图写虐了.....老老实实的烤小甜饼才是本分,嗯√

正文:

“Sherlock,你这是何苦呢?”

Mycroft深知自己弟弟的性格,更明白John对Sherlock的重要性之高。他曾说过这个人能帮助Sherlock亦能让他更加不可救药,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为了这个人Sherlock会用尽所有办法把他留在身边,即使这让他们彼此痛苦。

“你这么做只会害了他,也害了你自己。”虽然知...

地狱焰火【三】

John是被突如其来的饥饿感叫醒的,算来自己被绑到这里也有快两天的时间,感觉饿是很正常的,可是面对Sherlock送来的“食物”John却丝毫不愿吃下。

吸血鬼的食物,除了人类的血液还能有什么?

此时John所处的环境已经不再是之前简陋昏暗的地下室,而是一间宽敞靓丽的双人起居室,但是John并没有因此而放下戒备。他的手脚皆被拷上了链子,无法伸展更无法逃脱。

旁边的床头柜上赫然放着一杯盛满新鲜血液的玻璃杯,伸手便能拿到的距离John分毫未动,他背对着那散发诱惑的美味,试图挨过饥饿。

John很清楚他现在最需要什么、最渴望什么,这种对食物强烈渴求的欲望是每个新生吸血鬼都要经历的。

血,是维持血族自身能量的必...

【福华】夏日祭

又有一个新的案子。

“据了解这是一个国际贩毒组织,规模庞大,很多人都想要找到并把这伙人一网打尽。”看的出来,Sherlock对这件案子很有兴趣,“这个案子值五分John,我们必须把它拿下。”

John泡好了咖啡,一杯纯咖啡,一杯加了两块糖。他从厨房走出来看着还在低头那些案宗的Sherlock,笑了笑把咖啡放在桌子旁边:“你不是说再也不接Mycroft的委托么?”

然而还在为得到这个案子而高兴的侦探并没有在意医生的话,他的兴奋很明显的表现在他那长脸上,不过Sherlock并没有因此忘记John给他的咖啡:“John,想要出去玩吗?我的意思是.....外出旅游。”

外出旅游?

John微微瞪大了眼睛看着Sherlock...

地狱焰火【二】

作为一名血猎的准则之一就是遇事不能慌乱,而John又曾经参过军,面对眼前的麻烦也总能冷静处理。既然是绑架那么绑匪就一定会出现,只要有谈判的机会他就能逃出去。

耐心的等待总是会有结果的,不出John所料,当他独自坐在木椅上无聊的发呆时面前不远处的铁门从外面被人推开,发出沉重的声音。

随着门口若隐若现的人影出现,John也立马提高了警惕。从椅子上坐起来,右手摸向自己后腰上别着的短匕首——这是他唯一贴身自卫的武器。

“你醒了。”

那人站在门口光线无法照射到的地方开口说话,John隐约能看出对方是个高个子的男人,低沉的伦敦音中听不出他的情绪,“你应该放下你现在手里拿着的匕首,它对我来说没什么威胁性。”

他根本没...

1 / 7

© Coco-mango | Powered by LOFTER